纪念

爱生活,爱全职,爱HP, 也爱APH

耀叶双厨,他们是天使

叶吹金吹

德哈福华为什么还没有踏入婚姻的坟墓?

坚定不移早恋组

轰出胜大三角使我快乐!

快新也是超————美好的!

正在尝试文画双修,然并卵。

Have you ever been in despair?

#瑞金/雷金向

#梗来自生活

#就是个段子

#私设如山

#人物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

#幼儿园文笔,逻辑被我吃掉了

#大概就是傻白甜吧

  这是一节计算机课,因上次公开课表现良好,老师破天荒的决定给众学生放一节课的假。

  当然,计算机课放假……嗯…想必大家应该也明白吧。

  不出所料的传来一阵欢呼后,全班都开始享受这得之不易的美好时光。

  而金,也怀着期待而喜悦的心情找到了他的位置,准备来痛快的吃一把鸡。

  接着日常向邻座的格瑞问(sao)好(rao)完后,他就转过头去,好看的水蓝色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,嘴角也扬起了一个带的傻气的笑容……

  然后接下来一段时间……

  “啊啊!我又没找到98k啊?!!”

  “诶呦这人技术不错哟……”

  “哼哼!来啊,来肛枪,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怕过谁!who 怕 who?!!”

  “我去这人开挂了吧!这么牛叉?!”

  “队友都去哪儿了啊!??没人来扶我,好气!!”

 
  “……!!”

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 格瑞对此只能表示,还好我带的有耳机。

  于是还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会儿……

  在连续玩通关了不知多少小游戏的格瑞颇有种“无敌是多么寂寞”的感觉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 然后摘下耳机的同时关掉了那个名为《拯救牛奶的100种方法》的游戏。

  有些无所事事地抬起头,用手撑着下巴,望向了此刻正对着电脑屏幕喊的激烈的笨蛋。

  ……虽然老师有事出去了,但是这也太无所谓了吧……

  不过……

  有着银发紫眸的少年本来冷峻的眉眼温柔下来,嘴角也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  因摘下耳机而被动魔音贯耳的格瑞突然觉得,听这家伙吼着一些有的没的话,其实也挺有意思的……

  就在他怔怔出神时,眼前忽地一花,一道身影就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 抬眼一看,原来是雷狮……

  雷狮?他来这干吗?

  格瑞在暗自蹙眉的同时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头并把手覆在鼠标上,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脑桌面。

  雷狮见此,轻笑一声。

  “哟,没事儿盯着桌面看干吗呀?你看看隔壁的小鬼”,他瞥了眼正玩的不亦乐乎的金,“都知道吃鸡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格瑞不为所动,连个眼神都不给他,摆明地视他为空气。

  雷狮看他这样,颇感无趣的瞥瞥嘴。

  又转过头把视线放到金身上,颇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,

  “喂,小鬼,你……”

  “经历过绝望吗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啊啊啊!坑爹啊啊!!!怎么可以这样?!!开挂了吧?一定是开挂了吧!!?”

  戴着耳机正在吃鸡的世界里遨游的金很自然的忽略了他的话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正在打开网页的格瑞眼里带着明晃晃的嘲讽。

  雷狮有些不爽的轻啧一声。

  他面色不善的盯着金的侧脸。

  对方没有将注意分到他的身上,哪怕一点。

  这个认知让雷狮挑了挑眉,

  OK,小子,你很有勇气。

  随机大长腿往金那边一跨。

  毫不犹豫地伸手拔下耳机,还顺带撸了一把毛。

  嗯,手感不错。

  “呜,谁啊,别恶作剧了,正忙着呢!”

  而金面对耳机突然被拔,没有悲伤,没有心急。

  他只是一面抱怨,一面头也不抬的继续沉浸在游戏里。

  然后雷狮一手撑着计算机桌,无视格瑞投来的警告的眼神,一边把手放到金的肩膀上,以一种桌咚的姿态,贴着金的耳朵说到,

  “我,雷狮。”

  被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低哑有磁性,而这暧昧的距离更是让人脸红心跳,可惜金完全无触动,依然专注的在“啪嗒啪嗒”地按着键盘,嘴里时不时还嘟囔两句。

  “哦…哦哦,诶雷狮你先把耳机还我,我吃鸡呢。”

  “呵呵……小鬼,你经历过绝望吗?”

  雷·套路·狮此刻正搭在金肩上的手悄然往下。

  “什么玩意儿?绝…绝望……?”可怜的金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 “嗯。”

  “啊等等!等我把这盘打完了我们再聊好不……”

  “怎么回事?!!”

  金震惊,不对,应该是堪称惊恐地看着电脑,它自己退回到桌面,然后变为一片蓝色,中间还有一个方格提示,

  “正在关机”

  最后一片漆黑……

  呆滞了一段时间,他又下意识看向格瑞那边,发现雷狮正手插兜,脸上也带着幸灾(qian)乐祸(zou)的笑容。

  再想到之前那句“你经历过绝望吗?”……

 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……

  …………!!!

  “雷————狮————!!!!”

  “我敲里嘛!!!你他喵的知不知道我正玩到最关键的时侯的啊啊啊?!!你是闲的没事儿干吗?!!”

  金感觉自己要炸了,但尽管他那么生气。

  后者也只是耸了耸肩,似乎完全不在意地道,

  “这不是看你没经历过所以想让你感受一下嘛……而且,绝望,就是得到你最关键的时候印象才更深啊。”

  而金听到这一句话,更是差点儿心肌梗塞。

  我感受你个大头鬼啊!!!真是闲的没事儿【哔——】疼就下楼跑圈儿去吧!!!干嘛来祸害他啊?!!!
还有你这话什么意思?合着这还没怪他经历过喽?!!

  气得脸都红了的金咬牙切齿的看着雷狮,讲真如果可以,他恨不得一口咬死这家伙。

  可是……

  这种身边小弟一大群,自身战斗力又高的惊人的家伙,他肯定打不过的,所以他能怎么办?……

  怎么办……

  他看向此时貌似正专心玩游戏的格瑞,目光灼灼似火,然后过了几秒,露出一个和雷狮如出一辙的奇怪笑容。

  他起身向格瑞走去,(踮起脚)学着雷狮之前对他做的姿势,桌咚格瑞,并沉着声音道,眼里那叫一个正气凛然。

  “格瑞,你…经历过绝望吗?”

  格瑞:“…………”

  雷狮: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”

评论

热度(10)